虽然想说,大争之世一切皆有可能,但从主线主旨来说,不太可能。

  首先二周年和三周年剧情已经彻底定下了方舟的叙事基调:大国之争的本质只是陆上人愚蠢的内耗,一国之得失兴亡并不是主旋律,泰拉人类的存续才是当务之急。  

  亡了一个高卢,并没有让泰拉人灭绝。反过来说,凯尔希数万年来在为陆上国家之间息争止戈而奔波,为什么没有阻止高卢的灭亡?你可以认为参与面太广,只靠凯尔希力有不逮;也可以认为高卢覆灭是历史选择,大势所趋,运筹帷幄如凯尔希也挡不住历史车轮的碾压。  

  但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:

  遗尘漫步剧情里,凯尔希在文森特伯爵的庄园劝退乌萨斯内卫之后,让海蒂找一个可靠的信使去萨米——乌萨斯的内卫跑来维多利亚闹事,你却找个信使去萨米?本来我对这个小细节是有点困惑的,直到三周年伊比利亚剧情,我悟了。

  在种族存亡的危机面前,国家级的危机和灾难是不值一提的。  

  这种背景下,虽然不想承认,但国与国,就是有差距的,那些所谓的核心圈的大国,实际上是最不重要的既得利益者——它们甚至还有余力相互倾轧,而伊比利亚,萨米,乌萨斯,炎国,东国,除了内忧外患,还要担负起阻挡人类的敌人的使命,这些国家是亡不得,甚至乱不得的;高卢?又不需要抗击邪魔,又不需要阻挡海嗣,旧境内的巨兽精怪也都是在自娱自乐,不需要高卢操心,按张仪的话说,亡了,那也就亡了呗。  

  所以高卢复国有没有可能?只能说,有可能,也仅仅只是可能罢了。  

  想要了解更多资讯,记得点击关注哦。

  本文由6Z6Z原创,欢迎关注,带你一起长知识!